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记之谭

新闻稿件库(1993年始)

 
 
 

日志

 
 

363——幸福的寻根之旅  

2012-04-23 20:21:35|  分类: 人物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月25日《国土资源导报》第四版。
齐鲁风2010012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幸福的寻根之旅
       作者——峻岭


        随着岁数的增长,对故乡、故人的关注和怀念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夜翻族谱,看到一个个先人的事略,知道他们或读书、或为官,每次续修族谱总不忘寻访祖先的原籍,数百年来竟无有结果,突然让生活在信息时代的我,感觉有责任再去试试看。因此,丁亥年的春天,在族谱第六次续修期间,我上网到“平度论坛”发了一张帖子。
        帖子的内容大体是这样的:诸位平度的乡亲,您们好。5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住在你们平度境内。据《沾化吴氏族谱》记载,始迁祖讳吴宣于明成化年间来自莱州府平度州蓼兰社。他弟弟叫吴机(繁体字機),父亲叫吴祥。上世有军功,明朝建立后重文轻武,宣祖没有世袭武职。后来因避无妄祸走到沾化地界,住了下来。子孙繁衍,曾是名门望族,现在已到23世。目前,沾化吴氏正在续修族谱,这是第六次。迫切需要知道祖先到底是那个村的(据传说村子可能在一个河边)?烦请平度的族人乡亲或热心人告知一声好吗?若有家谱最好,应该有记载的。先行谢过了!最后附上本人邮箱。
        帖子刚发上去,很快就有人跟贴。有的说应该是东吴家,有的说可能是西吴家。还有的说是兰底镇的吴家口,因为该村人杰地灵。一个网名“手指舞蹈”的说:寻根是国人的传统,你的事情就是大家的事情,肯定有人帮助你。邮箱里也收到了不少热心人的邮件。我马上或回信或跟贴,感谢大家。期待着有了具体的目标好去寻访一下,甚至和热心人通了电话。因为宣祖临终前曾有遗言“吾生为平度州人极不忘情传语后世子孙即千百载勿迷故乡也”。

       转眼半年过去了,期待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国庆节过后上班不一天,我在邮箱里突然发现了这样一封信。内容如下:
       你好:关于族谱,请与我联系。我老家是蓼兰镇幸福村,我们村子旁边很久以前j就有一条河,我爷爷是丰字辈,父亲是甲字辈,我家里有一副挂的族谱,我记得小时候跟爷爷一块看的时候祖先是叫吴祥……如果你看到此邮件请速与我联系,我爷爷(87周岁)现在身体不是很好,他了解我们家的事情最多,他是我们村子最老的辈分,速与我联系,可惜的是我老姑上个月刚刚去世,104岁了,很遗憾。
       看完此信,我非常激动。忙登录“平度论坛”,发现上面也有留言。原来他是7月21日才注册的。上面还留有电话等联系方式。我马上抓起电话打过去,从表述中得知,他应该是我们始迁祖“宣”的弟弟“机”祖的后代,一股亲情油然而生,到祖先故乡拜访的想法也立时跳出了脑海。忙与老家的承志兄通电话,他是这次续修族谱的总编辑,还没等我说起此事,他先开口:“老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平度的‘根’找到了……”话语中也是无法掩饰的兴奋。
       是啊,据族谱记载,我们的祖先吴宣18岁从平度出走,沿渤海湾徒步600里,到沾化县烽台李村被李翁“留赘于家”,由此安家落户、世代繁衍,子孙已遍布国内外。历代名人辈出,事迹、著述等载于各种志书、文献,曾被称为名门望族。他在世的时候,“族居平度者数以书来讽使归”,但他“以受李恩故谢不往”,因此才留下遗言“传语后世子孙即千百载勿迷故乡也”。后来,他的子孙中一直不乏“认祖归宗”的人士,六世祖汝为在明末考中举人后就做家谱,记录先祖遗言;清初考中进士后“朝复吴姓”,为先人树碑立传。九世祖继震等人也曾到平度等地寻宗访祖,因没有确定,在家谱上留下了“世系略而多缺不敢漫附于后”的慨叹。近代,也曾听说有族人在“出河工”的时候去平度访过,但都没能如愿……。我从十几岁接触到族谱,也多次想去平度看看。工作后,还专门借来大比例尺的平度县地形图查找有关吴姓的村庄。但人海茫茫,世事沧桑。谁知,念念不忘的寻根问祖,在新世纪、互联网时代终于成行,我迫不及待。
       10月18日下午,我来到平度城。在这之前,我与自称晓楠的这位族人通了电话,并带上两本复制的族谱家传。 到达平度后,我先按照承志兄的安排去买了一些礼物,游子归乡,总应该有所表示的。随后,来到了位于平度开发区的某公司。这里是他们自家的产业,离蓼兰镇十余公里。当时,晓楠正外出,接待我的是他的母亲。见我提着东西下来,这位50岁左右的奶奶说了一句,来可别花钱,都到家了,让我一下子有了亲切的感觉。
       坐下来,奶奶便提到了吴祥、吴宣、吴机的名字。说过去每年正月初一早上拜年,老人们总爱对着“影”说起吴宣去了沾化。她每每见到沾化的人也总爱打听一番,前几天还问过一个沾化来卖蜜的。原来,晓楠那天晚上上网,突然看到了我的帖子,高兴地都跳了起来,忙喊醒已经睡着的母亲去打问,得到肯定后,马上在网上留言,并立刻给远在青岛的姐姐打电话,告诉这一喜讯。由于我没在帖子上留联系电话,晓楠马上上网查询,键入“沾化  吴”后,查到了一个卖冬枣的,留有联系方式。他马上打电话过去,但没通,因为当时已过了半夜。第二天联系上了,就那么巧,也许是祖先冥冥之中在保佑吧,原来卖冬枣的就住在沾化县大高村,是承志大哥本家的一个孙子。他把承志大哥的电话告诉了晓楠,晓楠又把电话打过来,并对照了一些细节,才有了上面“我们平度的‘根’找到了”的说法。
       半个小时后,晓楠的父亲——甲忠爷爷回来了。提起宣祖,他说,过去一辈辈传下来那么一句话,说是“叫人家招了去,捐了‘郎状’”。至于“郎状”是哪两个字,他也说不清,好像是”驸马“的意思。我拿出家谱,细读有关宣祖的事略,他们听得非常认真。我问这边的家谱,他说过去有两本,现在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家还保存着一张“影”,过去放在专门的“影房‘里供人参拜。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来翻,是他父亲偷偷地藏到草屋里,才得以保存。虽然有点受潮,但还很完整。
       说到两边的联系,他说听老人讲,沾化那边有人在京里做官,回来祭祖,被别村的吴姓截住了,没再往里来,也没有看到这个“影”,当时这边也不知道,后来才传出此事。或许,这段话正好可以验证继震祖的迷惑。奶奶还说,这边从前没有多少文化人,从他家开始,两个孩子都是大学生。女儿上的是镇江船舶学院,儿子晓楠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学的是国际商务……6点15分,晓楠回来了,原来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只有24岁,为帮父亲打理几处产业,一毕业就回到了平度,白天在几个厂子里跑,晚上从网上与国外联系业务。那天晚上,我们边喝酒边聊天,说了很多,包括一些逸闻趣事。
       10月19日,九九重阳节,阳光灿烂。早饭后,甲忠爷爷开车与我回老家蓼兰。车过平度,很快拐上高(密)平(度)公路,两旁的绿树夹道相迎,四周的田野一片金黄。我环顾四周,想象着年轻的祖先背着行囊从眼前匆匆走过的样子,见到乡路,似乎听到他急匆匆的脚步,看到河流,似乎看到他涉水的身影。不久,汽车沿河边来到镇子南边的一排房子前。甲忠爷爷说,这是一条新河,也叫蓼兰河,是1964年才挖的。老的蓼兰河冲积出大量的土地,都很肥沃,种什么长什么。以前这里叫西南屯,也叫西南门,当时有圩子墙,解放前曾设蓼兰县;解放后,蓼兰划分了5个自然村,这里便叫了幸福村。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的祖先是从幸福之地出走的啊!
       下车来,走进一户农家,是甲忠爷爷二哥的家。兄弟四人,他是老小。其88岁的老父亲就住在这里,据说昨天他老人家还突然休克了一次。我急急地走进屋里,拉起老人的手,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爷爷。话一出口,看着老人的脸,心里竟泛起一种莫名的滋味。也许,这是宣祖离开故乡,他的子孙第一次走进家门,这段路太长了,竟然走了500多年。老人也有些激动,他说祖先原弟兄五个,出去俩,大的去了东北,二支上了沾化,其他三个在家。后来,沾化有了做官的,来信让西边姓吴的截了去,那时这边穷,他那边有财主。东吴家也是口天吴,但连不上堆。我们和杨家顶子、滑溪头是一家。他安排甲忠爷爷去找吴甲轩,说他知道家谱的事。问起“影”有多少年了,他说不记得了。他还说,现在二三十岁的没人知道过去的事了,都不重视了,多亏了我藏起了这个“影”。他还说,我们是从“小云南”背着手,绑来的,小拇脚指头都是两层……我要走时,老人直意站起来,说:家去捎信,说家里都好。由于没看到文字资料,听了老人的一席话,我竟有点将信将疑。兄弟五人?小云南?都是第一次听说啊。
        随后,便跟着甲忠爷爷去他家看“影”。
         车子在村子里拐了俩弯,路上堆满了黄灿灿的玉米和胖嘟噜的花生。路过一片杂草丛生之地,爷爷说这就是老的蓼兰河。
       不久,车又拐到一条土路上,两边的房子新旧参差。下车后,他马上去找家谱,没找到。回到家便取出“影”让我观看。原来,这就是晓楠说说的“挂谱”,宽有一米,卷在一个草帘子里,展开后有近两米长,装裱的非常好。上面彩绘着两位慈祥的老人,中间写着“三代宗亲”个金字。在靠上面的一行右边,我见到了“始祖祥 杨氏”样,在左边看到了“二世祖宣出居沾化 机 綦氏”样。旁边依次是三世、四世、五世、六世对称分布。宣祖出生在这里是确定无疑了。从挂谱的辈分推算,甲忠爷爷应该是十六世,相当于沾化十五世,叫爷爷也是理所当然。我连忙打通承志大哥的电话,向他汇报我的所见:挂谱上面标的是“时思堂”,两边有一幅金字的小楷对联,上联是“克勤克俭念祖宗之创垂千秋犹在”,下联为“报德报功观子孙其承祀万古维新”。祥祖、宣祖、机祖的名字赫然在上……有报功二字,应该暗合世代有军功一说。承志兄建议我还是找家谱看看,搞清楚我们到底来自哪里?看到我兴奋的样子,甲忠爷爷似乎也被感染,直说这里是老家没错了吧?!我连连点头。
       随后,和甲忠爷爷出来,在村子里走了走。我注意到,这里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贴着对联,甲忠爷爷家写的是“福聚宝地,财发贵门”。其他的有“发家生财地、堆金积玉门”,“宝地生金,福门进财”,看来,这里是块宝地,这是我祖先的故乡。
       怀着恋恋不舍,离开了平度蓼兰。次日,我在“平度论坛”又发了消息,通报了这次行动,并说:感谢祖籍的族人和朋友们,这个寻亲之路艰难而又荣幸,因为已经离开这里500多年了,荣幸的是有网络帮忙,有年轻的晓楠叔叔的爱心……沾化吴氏将永远记住平度。以后我还会来的,仔仔细细看看祖先生活过的地方!
       不久,有一位网名老农的人跟帖:幸福村姓吴的没几家,如果真是,那可太巧了!
       常言道,无巧不成书。我倒觉得,是一脉相承的血缘,让我们彼此挂牵;是割舍不断的亲情,让我们从此相逢;是国泰民安的盛世,让我们团圆的如此顺利。更是神通广大的网络,让我们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
      走出幸福村,我一脸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