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记

新闻稿件库(1993年始)

 
 
 

日志

 
 

527——回忆我与莫言的缘分  

2012-10-19 20:46:22|  分类: 履旅行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0月19日《中国国土资源报》9版刊发

 

527——回忆我与莫言的缘分 - dbxwwf - 吴记之谭

 回忆我与莫言的缘分

 


莫言旧居

 吴文峰 

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举国兴奋。网络上、报纸上,消息专访,文字视频铺天盖地。有的是采访他的大哥二哥老父亲,有的是探寻其旧居新家文学馆。说真的,这些亲人这些地方我早都见过也都去过,去的时候还带着莫言老师的签名题字,回来时拍了照片留了录音。10月11日晚,我翻箱倒柜把这些资料找出来,用心聆听,用心感受,五年前听他演讲、请他题字、到高密平安庄寻访的场景,历历在目。现在想想,以一个新闻工作者的眼光来看,有些东西我是“独家”。

  签名题字

2007年9月16日,莫言做客山东省图书馆“大众讲坛”,以《千言万言,何若莫言》为题,讲他的创作与心路历程。其中,有他直言不讳在好多场合说过的最初的写作动机:“就是想赚一点稿费,买一双闪闪发亮的皮鞋,买一块手表,回家去骗一个媳妇,能一天三顿吃肥得流油的饺子”;有他笔名莫言的来历:“为了少说话,少给家里惹麻烦”;还有他在现场突然想到并倡导的写作观念“把坏人当好人写,把好人当坏人写,把自己当罪人写”,他说这将是他“作为老百姓写作”一贯坚持的立场。

当天下午,莫言在济南新华书店签名售书。中午回去,我把朋友之前发给我的莫言老家的照片打印出来,匆匆带上。这位朋友是高密人,在国土资源部门工作。一次聊天的时候,问他去没去过莫言的老家?他说下乡巡查,经常路过。我建议他方便时顺路去拍一下莫言家的老房子,保留一点历史的资料。他去了,并很快传给我三张图片,一张是莫言家的老院子,两张是屋里的景象。赶到书店,签名活动刚刚开始,我马上买了一套三卷本的《说吧莫言》文集,抱着排队等候。轮到我的时候,我报出了姓名,莫言在三本书上都签了字,都是竖排,均冠以“先生正之”。

签好了三本书,我紧接着展开了打印的三张纸片,问他认识这些地方吗?只见他眼睛一亮,说道:这是我老家的房子啊!随手便在一张照片下方的空白处题写了“这是我出生的地方”,接着在另一张上写了“此是我故居堂屋”,落款都是“莫言二〇〇七年九月十六日于泉城”。当时在场的还有文集的策划者旷昕先生,他说我们怎么没想到这样的签名呢,遂要去另一张照片请莫言签字留作纪念。越说越近乎,我向莫言求证了几年前看到的他的一个观点——“小说是把真事当做假事来写,散文是把假事当真事来写”,莫言点头称是。随后,莫言老师又应邀给我写下了他上午演讲时刚刚说过的话:把坏人当好人写,把好人当坏人写,把自己当罪人写。

  寻访旧居

一个月以后,我来到高密,踏上了前往平安庄的旅程。

深秋的“高密东北乡”,平畴沃野,麦苗青青,一派收获后的景象。进入村庄,路边上成堆的玉米棒子、棒子皮,篱笆上还挂着扁豆和丝瓜。走到一户人家门口,一根特别大的丝瓜探出了墙头,院子里晒着金黄的玉米粒,菠菜、大白菜一片绿油油,还有一棵挂满了橙黄果实的柿子树,和平安庄里所有的人家一样,看不出什么差别。这就是莫言二哥管谟欣的家。莫言的老父亲出去串门了,二哥二嫂忙着沏茶倒水,朴素而又热情。

说起莫言,二嫂说,三弟每年都回来。一般是腊月二十七八到家,初三回去,陪着老人过春节。平时,每个星期都固定时间往家打电话。她嫁过来的时候,莫言的岁数还小,都拿他当小孩,成天就是爱看书。他儿子出生的那年,莫言去参军。闲聊中,西边房子里有小孩的动静,二嫂跑过去,原来是小孙子管文心醒了。问是哪两个字,二嫂说是文心雕龙的“文心”,这是北京的三爷爷给起的。

这时,莫言的父亲回来了,他说莫言很孝顺,每年都回来。问起以前住过的院子,他说房屋倒塌得都不像样子了。问起家族历史,老人说是民国元年从夏庄镇管家岭搬来的,当时这边有一片荒地,就迁来了,到现在差3年就100年了。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莫言旧居”。这四个字,竖排刻在一块石板上,是政协做好送来的。这里离二哥家不算远,位于村北,屋后就是胶河。从南边过来,老远就看到孤零零的五间正房。旧居的大门上贴着对联,“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进门后,院子里除了几棵树,就是荒草野菜。西院墙下,两个退役的石磨盘倚墙而立,像两只眼睛。二哥管谟欣说,这里过去有东厢西厢,还有南屋。最多的时候,这个院子里曾住过13口人。前几年刚换过屋顶,我注意到上面的瓦,西边四间是红色的,东边一间是青色的。

五间正房,房门居中。房檐很低,一人多高。推门进屋,里面堆满了陈旧的工具和家具,有耧、耠子,还有衣橱、沙发、收音机等。最西边的里间,门上也有一副对联,仔细辨认才看清:“书田粟菽皆真味,心地芝兰有异香”,窗户上贴着旧报纸,二哥说,房子最后一次翻盖是1967年,莫言结婚就在这屋里。1987年张艺谋拍《红高粱》时,在院子里吃过饭。1993年,莫言搬进高密县城。1994年莫言的母亲去世后,这里就没人住了。

我忙找出莫言的题字的照片对照,迎门的橱子未动,东屋的炕和卷着的炕席还在。我看见墙上有残破的节气表,写着“公历一九九三年农历癸酉”。

陪同的高密作协副主席、作家梁守德说,听说莫言到日本去访问,专门到川端康成住过的房间里住上一晚,尽管房价比其他房间贵5倍还多,要的就是一种感受吧。当时我就默默祈祷,可别因为房子破旧就拆了重建啊,这里保留着作家原始的生活气息,包括墙上贴的报纸,有着时代的烙印,对理解他的作品是有裨益的!

那天,离开平安庄时,太阳将要落山。路过一座石桥,下来拍照留念。这座桥,在张艺谋拍的《红高粱》电影里出现过。站在桥上,看着四周的景色,我突然想到,这片土地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春种夏收,日出日落,为何诞生了这么优秀的作家?应该是人的因素,是作者本身的因素,是他把故乡系在了心上!

  (作者单位:山东省国土资源厅)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