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记之谭

新闻稿件库(1993年始)

 
 
 

日志

 
 

605——多读古书开眼界  

2013-12-26 13:23:07|  分类: 峰言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2月23日《国土资源导报》四版

 

605——多读古书开眼界 - dbxwwf - 吴记之谭

 

多读古书开眼界
峻岭

  十分欣赏,念念不忘这样一幅对联,“二字格言勤和俭,两行正路读与耕”。这是30多年前,我在山东章丘砚池村的一户农家的堂屋里见到的。
  7年前,我去浙江乌镇。作家茅盾的故居旁,一个“晴耕雨读”的牌匾,让我凝思了很久。西栅的雨读桥,更是我每夜必到的地方。独坐桥头,想的更多的是读书。
  忠孝传家远,诗书继世长。耕读传家。不读书不知礼。可见一个“读”字在古人心中的位置,也体现了农耕时代,人们的精神追求。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莘莘学子丰富和改变自己人生的捷径,只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里的圣贤书指的是《大学》、《论语》、《诗》、《书》、《春秋》等四书五经。
  相对于古人,晴天在太阳下默默辛苦的劳作,雨天躲进书斋捧一卷诗书轻轻诵读,我们现在的条件实在是太好了。先不说知识五花八门,暂不论书籍汗牛充栋,就是无处不在的网络,随时都可以进入读书频道,点古今名著、读诗词歌赋。而事实呢?玩游戏、看电影,没见有人读书,被一个印度工程师发现后,写成了《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一时红遍网络。
  我喜欢读书。尤其爱读“古书”。
  好书如酒。我认为古书是酒中的陈酿。
  在过去爱惜字纸,木版印刷的时代,大多数作品都是精雕细琢,经过了时光的淘洗,保留下来的,几乎全是精华。全不像现在某些写手们的快餐式创作。再是古人遣词造句用典,喜欢“推敲”。“吟安一个字,拈断数根须”,“两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更有甚者,“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我读古书,一是古代人写的作品,如唐诗宋词元曲,《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二是写古代的书,如国史县志家传。一本《唐诗三百首》,曾是我年轻时代,流浪的行囊里的必备。在跋山涉水的途中,在穷乡僻壤的孤馆,开卷有益,追随着李白的诗句,去“一生好入名山游”;几十册志书家谱,在床头橱上整齐排列,是我每晚睡前总要“会晤”一面的朋友,他们告诉我的经典故事,经常会在梦中重现。
  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对此我不敢苟同。但读诗使人聪慧,读史使人明智,我深信不疑。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因为喜欢读,继而爱上了写,包括我在内的好多人,从此诗兴大发、文思泉涌,成了一名文字工作者,其中的一些诗词名句,经常被引用到文章中。因为读历史,我知道了泱泱华夏五千年艰难曲折、灿烂辉煌。特别是一些地方史志里的“人物志”、“艺文志”等,是我的最爱,里面透露出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信息,让我大开眼界,甚至有时光倒流之感。
  作为一个国土人,我说一下与这个行业有关的记载。如光绪丙申重修的《高密县志》“田赋志”“田亩”一节载:明初官民地八千五百八十六顷五十四亩六分……万历二十六年清丈熟地一万一千六百二十四顷一十二亩九分二厘八毫。三十二年知县唐允中劝开荒地六十四顷四十四亩五分一厘七毫……(到目前)共地一万四千九十七顷六十七亩九分七毫八丝二忽。我不知道这“分毫丝忽”四个微小长度到底有多大,但从古人对土地丈量的精度,可以看出对土地的珍爱。所谓“寸土寸金”、“寸土必争”,由此可见一斑。因为当时是要按土地的面积缴纳赋税的,马虎不得。其中有“劝开荒地”一词,说明当时官府是鼓励农民自主开发整理土地的。民国二十四年续修《高密县志》上,有“光绪二十九年建筑胶济铁路占去地十六顷六十六亩七厘八毫”、“民国三年车站开沟筑桥凿井占去地二十七亩八分三厘二毫”等记载,说明拆迁占地随着工业化的兴起,已经有百年多的历史。
  三年前,一次同时任中国国土资源作协主席常江先生交谈,他说起了“高密诗派”:此派由“三李先生”李怀民、李宪暠、李宪乔所创立,影响全国并持续200多年。其门徒、追随者遍布山东、广西、江西、辽宁、四川、台湾等地。我回家打开《高密县志》,还真找到了相关的内容。其中,有李怀民《送邑宰张明府南归》诗:为官几载贫,因病忆江莼。在县常无事,还家只有身。随行一舟月,出送满城人。去后野棠树,年年花发春。作品呈现了一个廉政爱民的清官形象。好一句“在县常无事”,好一个“出送满城人”。平安才无事,千金难买。古人送别他们认可的父母官,才会倾城出动,甚至不远百里千里。
  我曾在陕西《麟游县志》上读到这样一则故事,山东沾化人吴汝为,清顺治六年进士。顺治八年任麟游县知县。麟游“居万山之中,举步即山”。到任后,他利用三个月时间遍踏全县,将见种熟地普遍丈量,只得熟地69640.87亩,其余全是荒地。和过去花名册上全县有耕种熟地151645亩相差甚远,当即具册详报各上司,请求除荒免粮。经过不懈努力,层层上报,得皇帝朱批允准,为麟游人民减轻了沉重的赋税。后来又招抚流民,开展生产,引进核桃和棉花种植,极大地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生活。“顺治十四年丁母忧,去职时百姓含泪远道相送,依依惜别,人感其德呼称为吴爷。在县城兴国寺建祠竖碑,以怀其人。”这段记载在《沾化吴氏族谱》家传中也有提及。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吴汝为诗心未泯。在《雪夜登箭括岭》中写到:荒山天作雨云中,人指微萍一径通。入谷逶迤迷出路,寻源恍忽近离宫。蚕丛久借隋唐銮,鸟道今无虎豹踪。边塞苦寒独此胜,携将谢句问苍穹。族谱上还记载,他去世后,“秦人不远千里前来吊唁”。他的事迹被今人怀念,写成《穷乡僻壤出清官》一文贴到网上。
  做官做好了,被人怀念。一些积德行善之人、忠义豪杰之士、孝子烈女之辈,也被史官记录在案。在《淄川县志》上,有一个“老实哥哥庙”的记载。其来历为:城东二十里许,壁有石头室,仅容两人。昔有男子避雨其中,一妇继至,偎坐。彻夜,男子不为动,终亦不言。天明雨止,妇去,敛衽谢之曰:“汝真老实哥哥也”。后人高其义,于室旁凿一龛,又琢一小石像置其中,祀之。听起来,很像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故事。说起来,或许现在有的人不相信。但我更相信,正是因为这样的传说,影响甚至教化一些人,让他们在不平凡的时刻过得平静、平稳、踏实。
  正所谓“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这三方史料,相互补充印证,组成了中华民族历史的繁花似锦。
  在翻阅史志的过程中,我常常被古代每州每县的“古代八景”所陶醉,甚至利用出行的机会前去探访。每到一地,凡有“文庙”的地方,我都设法去看看。济南府学文庙,曲阜孔庙,北京国子监,江西赣州文庙、滨州沾化文庙、临沂孔子庙等,不为别的,就为感受一种气氛。在那样的地方,坐下来,依古柏参天,看香烟袅袅,闻淡淡书香,读一段《论语》“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是何等的惬意。
  “行有馀力,则以学文”。如今,除了历史名著,《史记》、《汉书》、《二十五史》,我已收藏了几十部新老县志及家谱。我爱喝陈年老酒,但也不拒绝扎啤、干红。因此,也购买了大量现代人的著作,,时常翻阅。
  记得1988年的一批诺贝尔获奖者曾在法国巴黎发表过这样一个宣言:“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首2500年前,从孔子那里寻找智慧”。
  据报道,截止到2013年12月初,全世界已有孔子学院440所,孔子课堂646个。包括四书五经之类的国学课程,已光明正大地走进了大学、中学、小学甚至外国人的课堂,这些人类知识的结晶,是无价之宝,是全世界共有的财富。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对于古代的经典我们要继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历史需要传承,知识需要积累,那就从读书开始吧。
  多读古书开眼界,腹有诗书气自华!
605——多读古书开眼界 - dbxwwf - 吴记之谭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